原标题:离婚世家的女人们(二十一)| 张氏春红

原标题:离婚世家的女人们(二十一)| 张氏春红

梅香把思绪从1945年的张静娴身上收回,换了个稍微舒服点的坐姿。

窗外雨越下越大,瓢泼的势头比之前还足。尚不到下午三点钟,室外光线暗得仿佛已经五六点钟。这下梅香可没有了冒雨回家的勇气,视线无聊的在咖啡店内逡巡。

吧台服务员不知何时换成了店主本人,一个成熟得让人忽视了年龄和相貌的女人,眉眼之间无限风情萦绕,像熟得刚刚好的水蜜桃,仿佛只需轻轻嘬一下便会得到满口甜蜜,意想不到的甜蜜。

老板娘端着两块提拉米苏从吧台后面走出来。一袭深蓝色丝绒旗袍,脚下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,行走之间摇曳生姿。

路过梅香时,老板娘在她的桌上轻轻放下一块,用略带沙哑的嗓音笑着说:“下雨天留人天。你最喜欢的提拉米苏,今天这块免费。”

梅香笑着道谢。她住在附近,有时不想喝自己煮的咖啡就会来坐一下,曾经见过这位老板娘几面,没想到她居然心细到如此程度,竟能记住自己的喜好。

她并没有拉着老板娘寒暄。整间咖啡厅只有两个客人,除梅香之外就是隔着一张卡座的那位男士。老板娘手里的另一块蛋糕可想而知是为谁留的。

老板娘端着点心款款离去,梅香不好意思盯着人家看,可是好奇心实在挡不住,她假装专心吃点心其实全神贯注的偷听。

老板娘开头还是要说雨,不过在梅香这里是“下雨天留人天”,到了男人那里就变成了“雨夜留人醉”。

梅香有一些文学底子。听完之后忍不住暗自咋舌:这才几点钟就“夜”了而且还“醉”了,没想到老板娘调情调的如此明目张胆。

更令梅香意外的是那位一直背对梅香而坐的男士居然就吃这一套。梅香虽然看不见他的长相也听不清他说话,但是却能清楚的看见坐他对面的老板娘的表情。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见她眼角眉梢表露的诱惑,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听出她嗓音话语传递的欲望。

梅香挑挑眉。她并不是卫道士,对于发生在他人身上的你情我愿的男欢女爱没有说反对的权利。事实上她非常好奇,这样一对赏心悦目的熟男熟女,而且还干柴烈火的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故事简直不言而喻……

男人说话声音不大嗓音略有些低沉,很难听清他说什么,不过不管他说什么都能引起老板娘的低笑回应。梅香恍恍惚惚的觉得整间咖啡厅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情愫,混合在香甜浓郁的咖啡味,让她忍不住出神。

手机铃声不识时务的响了起来,同时惊动了店内三人。

梅香抱歉的冲老板娘的方向打了个手势,赶紧接起电话,原来是母亲宋女士。宋女士在电话里问梅香在哪儿,她要过来送雨伞,丝毫不提刚才斗嘴的事。梅香耍小脾气的说现在还不想回去还要再过一会儿。刚说完,一抬眼看见前方那一对,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是多么的碍事,赶紧改口告诉母亲自己的位置。

讲着电话时梅香忽然就笑了,心想宋女士真是不容易,别人在她这个年纪已经开始抱孙子了,她还要继续养女儿,养一个三十多岁始终拒绝长大的女儿。

大概老板娘一直盼着梅香能知情识趣的离开,所以也在偷听她讲话。这边梅香刚挂上电话,那边老板娘就走了过来,问道:“这是要走了吗?雨还很大呢。”

梅香说:“没关系,我妈来接我。”

“有母亲照顾真幸福。”老板娘有些感慨的说。

梅香能理解她话中的意思。老板娘的年纪应该有四十了,这个年纪的人父母也许已经不在世,而我们只有在父母面前才是孩子,不管年龄有多大。

梅香很想安慰老板娘,说:“也不完全是,我母亲一个月照顾我一天,每次都是不欢而散,其实我宁愿她每隔半年照顾我一天。哈哈!”

老板娘大概没想到梅香会这么说,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话,梅香也发现她词不达意的安慰反而有炫耀的嫌疑,因此有些尴尬。

正当两个女人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或者怎么结束时,旁边忽然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:“不要让你母亲来接你,雨天路滑,小心老人家摔跤。你用我的雨伞吧。”说着一把黑色的折叠伞递到梅香和老板娘中间。

梅香和老板娘一起扭头看向这房子里的第三个人,也是唯一的一个男性。

那一天,大雨滂沱中的咖啡馆里,梅香正式见到了叶辅。

之前安静独坐时的背影已经让梅香产生了好奇和莫名的好感,而叶辅的正面更让她产生了“惊艳”的错觉。

有一种男人,若把五官拿出来单论,你很难说出他具体哪一处长得好,或者说其实哪一处都并不出众。可是当它们合成一个整体再配上通身的气派,会让人觉得他没有一处不好。

叶辅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如此,不是帅不是英俊更不是漂亮,而是由内向外散发的气质。

梅香望进叶辅双眼深处,自言自语似的喃喃问道:“把雨伞给我了,你怎么办呢?”

还没等叶辅说话,一旁的老板娘已经抢先插嘴:“没关系的,叶先生暂时不走。”

梅香瞥了老板娘一眼,抿了抿嘴唇,坚定的把雨伞推回叶辅怀里,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跑出咖啡厅。

叶辅一直看着梅香,眼神幽暗,当梅香把伞推给他时他明显感到意外,等他反应过来时梅香已经转身,叶辅想都没想抬脚就追了出去。身后,传来老板娘将将喊出口的半声“哎”。

梅香完全凭着一股傻气跑出咖啡厅,可等她推开咖啡厅大门后立刻停住了——放眼望去只有无边无际的雨幕,这样大的雨只要脑筋稍微正常点的人都不会冲进去。

虽然梅香刚才在男人面前傻得冒泡但是她本人其实并不愚蠢,因此她收脚站住。

这时叶辅刚好推门追了出来。

梅香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了,脚步的分量只能来自男士,不用想也知道是谁,因此她没敢回头,僵硬着身体、双眼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大雨。

叶辅走到梅香身边,轻声劝道:“不要将别人的好意拒之于千里之外。”

梅香闻言扭头。

叶辅身高目测在一米八以上,梅香才一米六五,她只能半仰头看他。叶辅鼻梁挺拔脸型瘦削,从下往上的角度看去越发显得整张脸棱角分明,可惜嘴唇偏薄且嘴角微微下垂,显得有些无情。

叶辅说:“只是一把伞而已,你用过之后在方便的时候送到这家咖啡厅就好了。”

梅香这才发现叶辅的声音带着些台湾腔,像是电视剧里的那种。

“叶先生来自台湾?”梅香试着问道。

“是的,被您听出来了。我叫叶辅,很高兴认识您。”叶辅说道,同时伸出右手。

他特意用了“您”这个尊称,但是发音蹩脚听起来有些怪异,可脸上表情真诚。

梅香的视线越过叶辅肩膀,隔着咖啡厅玻璃门看见老板娘犹自站在原地向这边张望。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与叶辅的手轻轻相握。

叶辅笑了。

他不笑的时候略显严肃,笑的时候眼睛略弯成半圆状,嘴角会扯出漂亮的弧度,整个人的气质变得明亮温和起来,完全不同于之前的冷峻。

梅香自小就喜欢温和的人,尤其是身上散发出温暖气息的人总是让她忍不住想要亲近,于是她也笑了。

叶辅再次把手里的雨伞递过去。

梅香伸手接过叶辅手中的雨伞,她的心跳得有些厉害,她担心自己要犯口吃的毛犯了于是赶紧含含糊糊的说:“我叫梅香。谢谢您的雨伞,明天我会还到咖啡厅来的。”

梅香说完就打算走,再说下去她的结巴就要露馅了。她可不想在这么迷人的叶辅面前留下一个结巴的印象。

叶辅却忽然问道:“梅小姐,我们以前见过吗?”

梅香摇摇头没敢说话。她胸腔里仿佛撞进来一头喝醉的鹿,没头没脑的“扑通扑通”乱撞。

叶辅居高临下凝视着梅香的额头和脸庞,浓黑的双眉微微皱起,说:“梅小姐让我感觉似曾相识。您以前去过台湾吗?”

梅香心跳得更厉害了,她不得不伸手摸摸头发掩饰自己的羞怯,暗中悄悄做深呼吸试图平复心跳,然后有些腼腆的用尽可能缓慢的语速说:“我没去过。您经常来这里喝咖啡吗?也许以前见过我。”

叶辅皱着眉一边在脑中思索一边说:“我最近才搬到这里住。可是我觉得好像很早以前就见过你。”

梅香忽然觉得双颊热了起来,她一面暗骂自己没出息一面暗自庆幸光线昏暗,否则要是被叶辅发现她都三十岁的人了还学小女孩玩脸红,说不定会嘲笑她。

她微微偏着头不肯正面对着叶辅,视线不经意间扫过玻璃门刚好看见老板娘在门内来回踱步的身影。

梅香鼓起勇气问出心中最担心的问题:“您以前就认识老板娘吗?”

叶辅有些意外,说:“你说蓝佳梦吗,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了,她先生和我同是台北人,大家都在外地,所以有事互相帮衬。”

梅香心想这情况还真不是一般的复杂。不知道老板娘的“先生”是个什么情况,反正她对叶辅的企图明眼人都看得出来。好在叶辅嘴里说出来的老板娘只是朋友妻。

这时,屋里的蓝佳梦终于等不住了,朝门口走来。

梅香见老板娘出来了,正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三个人的场面,身后雨里忽然传来母亲宋女士的声音:“梅香!”

梅香回头,果然看见宋女士撑着把雨伞走近。她赶紧上前两步扶着母亲走到屋檐下。

宋女士的眼睛却不看梅香,反而一直上下打量叶辅。

叶辅非常绅士的主动问候:“您好!”

宋女士立刻笑眯了双眼,说:“您好!哎呀,早知道梅香是在和朋友喝咖啡我就不来了。”

梅香赶紧拦住母亲:“妈,叶先生和这家店的老板娘是朋友,刚才是想要把雨伞借给我用。”

宋女士一腔热情还没来得及展现就被梅香兜头浇了一盆冷水,她眨眨眼睛想要弄明白状况。梅香却已经把手里的雨伞递还叶辅,说了声“再见”后就半推半抱的和宋女士重新走进雨里。

叶辅握着手里的雨伞,视线滞留在梅香的背影上,眉头皱得更紧了,心头那股奇怪的感觉始终萦绕不去。

“人家已经走远了,你再看也没用。” 蓝佳梦看着叶辅的样子忍不住酸溜溜的说。

叶辅没有理会蓝佳梦的酸气,问道:“你认识她吗?她给我的感觉有些熟悉,可偏偏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时候、在哪里见过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感觉。”

蓝佳梦脸色一变,赶紧说道:“有什么奇怪,也许是因为长相比较大众化吧。我自己也经常会遇到一些人感觉熟悉呢,其实就是一种幻觉。”

叶辅没接话,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。他抬头望着漫天大雨,自言自语说道:“台北现在也是雨季,大概再过半个月就会放晴。”

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文章转载自:http://www.sohu.com/a/216655965_99975363
版权归原作者享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感谢您的支持理解!